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疾紫疾?】一个段子。

嗯,暂且把这段时间码好的先放出_(:3 」∠)_

※BS Zero,疾风和紫电无差
※之前某天下午身边一块区域污水横流,差点没抑制住自己体内的一股洪荒之力……结果还是硬生生把一锅肉汤写成了一碗清水【】
※ooc有…第一次写他们请谨慎食用…!【合掌

    其实在某人偷偷潜入虚掩着的房门时,房间的主人就敏锐地捕捉到了来自身后的响动。但紫电想想始作俑者平时冒失成那样现在却这么小心翼翼轻手轻脚地摸进来,就没有管他,自顾自皱眉沉思。
   
    "哇啊啊啊--!!"
   
    "……阁下这样费心思地偷偷进来,目的就是想吓唬在下吗?"紫电有点无奈地回过身去。
   
    保持着张牙舞爪的状态楞在原地的,就是疾风之zero,一位轻飘飘、个性格外爽朗单纯的zero。
   
    听见紫电这么说,疾风的表情一下子显出了些沮丧,不过很快又露出了紫电最熟悉的清爽笑颜:"唔…居然…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过不愧是紫电啊!!biubiu~地被发现了!!"
   
    看着眼前带给人如风一般印象的少年纯真的眼神,紫电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微笑。刚才被各种思绪困扰到有些发热的头脑像是刚吹过了一阵清凉的风,心情也跟着上浮了起来。
   
    疾风看到了紫电表情的变化,也很高兴:"说起来紫电,你在这边一个人烦恼着什么呢~刚才你的风都像是静止住了一样哦,所以我很担心呢。"
   
    听见问话,紫电忽然一愣,随后竟然像是心虚一样撇开了眼神,语气也不像平时那样平稳:"这个…在下也不清楚…只是最近总是没来由的感到烦躁,其他并无大碍。有劳阁下费心了…"

    不解地望着动摇的紫电,疾风灵光一现,回想起自己刚刚因为新的绿属性究极卡从"第一星零"分裂而出、拥有自我时那时不时浮现的不安定感。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不过他这样行动前从不爱思考太多的家伙并不怎么为此困扰。
   
    但紫电显然不一样。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很细腻的人,又那么温柔绅士。一般这些人都会为别人想很多很多,比起立刻行动会选择先思考一下,谨慎言行。所以才会困扰到怀疑自身存在吧。
   
    "疾风阁下?"
   
    "嗯?"疾风本能地回应后,才忽然惊醒发现自己居然看着人家少有地认真思考起来。
   
    对方依旧是一脸云淡风轻的礼节性微笑,不过这次稍稍带了点无奈和苦涩,看起来有生气多了:"您不用为我担心…可能还没有习惯这种既独立存在着又并非如此的感觉……我想,随着那位使用紫色卡组对战的次数变多,我也会慢慢找到平衡点吧……不好意思,是否作了会使您困扰的发言呢?"
   
    疾风忽然被提问,思考了一下歪了歪头:"嗯……所以是说紫电你想多出去吹吹风是吗?"
   
    "………"
   
    听他这么一说紫电也愣住了。不过细细一回想战斗领域中战魂们刮起的暴风和对战时高亢的嘶吼,就算是生命值被消减时轻微的痛苦,也可以被认作所谓"存在的证明"。
   
    那时,他透过第一星零的眼睛,可以看见为自己加油助威、因自己的一举一动而牵心挂肚的好兄弟,可以看见那些和自己有关的各种各样的存在。他相信,那就是"存在",并期待每一次出场战斗。
   
    在精神空间里,他感受不到风。
   
    "也许……是这样吧……"
   
    疾风之zero惊讶地看着紫电。这位精神空间的新成员露出了自己从没有看到过的,能够被称为"幸福"的笑容。
   
    他忽然发现前额的刘海,开始浮动。

    起风了。

    是很久没感受到的,初见时紫电之zero刮起过的独特的微风,却让疾风的内心某处忽然涌起一股冲动。
   
    回过神来之时,他发现紫电如同他拥有的那块究极紫水晶一样通透的紫色双瞳,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他鼓起勇气就势凑得更近了一些,在紫电的脸颊轻轻地留下一吻,又很快地拉开距离。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感觉那被称作胸腔的部位内部像是起了风暴,明明并不存在的心脏部位却异常快而重的鼓动着,在脑内不断怦怦作响。
   
    "紫电静止下来的风,就由我来biubiu地唤起吧!"
   
    像是反应慢半拍一样,他用一如既往的语气和笑容对紫电如是说道,并在对方回过神来之前迅速地离开了。
   
   
   
    通常总是分外安静的精神空间忽然被打破了沉寂。
   
    "啊啊--好久没这么爽快地大显身手啦!!"被其他zero通称为"祭典狂人"的灼热之zero一边伸懒腰一边和第一星零交换了身体的主控权,正打算回到自己的领域好好呆着养精蓄锐一番,却在走廊上看到了意外的人。
   
    "疾风?"他赶上去拍了一下那个人的背,"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疾风之zero被他忽然一拍,像是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却不知道说什么。
   
    灼热颇感疑惑地观察了一下看起来有点不对劲的好兄弟:"嘿,你是在精神空间也感受到了祭典的灼热吗?"
   
    "诶…诶??"疾风慌张地撇开视线,却在自己胸前的水晶反光里看见了自己红透的脸,还有继续变红的趋势。
   
    "唔啊啊啊我好像下意识做了好羞人的事……啊不不不什么都没有!灼热辛苦啦快去休息吧!我完全没问题哦哦哦!!!"
   
    "诶?噢噢……好。"
   
    看着疾风拖着迷之长音瞬间消失的背影,不知为何看出了一点逃命的味道。
   
    "话说这里,是新的那个好兄弟的房间吧?
   
    "…………哎算了,不管了!"
   
   
    【END】
   
    幸好疾风遇到的是同样单细胞的灼热,如果是闪光的话……wwww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