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薰杏】小段子第二发


※迟来的情人节。
※长度大概已经不能算段子了orz
※毕业后设定,有点儿乱七八糟了对不起……
※OOC注意



挂着厚厚遮光帘的房间内一片漆黑,就算是上午九点足够明亮的日光还是没能照亮整个房间。阳光透不过那手感扎实的布料,就从布头没有封住的缝隙里漏了进来,错落有致地爬满了一片又一片平面。些许的微风从没有关严实的窗缝里吹了进来,那些光影便跟着轻微摇动。
安静的房间里,除了风声以外没有一点声音。这状态一直持续到手机振动时恼人的嗡嗡声响起。智能手机的屏幕被唤醒,划破了一片黑暗,打破了这片宁静,努力地想要引起谁的注意。它的身边全是散落的精致服装,顺着皮裤裤腿延伸的方向一路往床边上去了。床上的那一大团黑影看似无动于衷的样子,却又滚动了一圈义无反顾地往地上一砸。

“……唔。”过了好久,黑影里才堪堪传出来一声闷哼。

“昨天通告刚弄完饶了我吧……”好容易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爬出来,羽风薰终于够到了电话接了起来。

他很是痛苦地表达了完全不想起床的意愿给了电话的另一端。

那一头的人愣了一下:“前辈……昨天的通告不是应该挺早就结束了?”

“是这样没错啊——”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直起腰,原本还算服帖的金发睡得乱翘,“但是得应付庆功会……”

如果不是那些女孩子们太热情原本还是能早点睡的啊。他哈欠连天地和那一头抱怨着,盘起长腿坐正了:“说起来,这么早打电话来是专程来关心我吗,小杏~?”

“已经中午了哦。本来不想打扰到前辈才选到现在打电话的……”电话里,杏柔和的声线听起来有些踌躇。

“这样哦,小杏真是温柔啊。”薰忍不住笑了,在黑暗中眨着眼睛,“不过多亏了小杏把我叫起来,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否则睡太多浮肿了的话明天我可是要被朔间学长教育的,也对不起粉丝们呢。”

杏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意:“前辈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呃……?”

薰愣了一下,睡懵了的大脑这才慢悠悠地开始转动:“稍等我算算。”

杏听着对方咕哝着算数的声音忍俊不禁,拿起家里人泡好的茶抿了一口,靠在料理台边上等待着。

不一会儿,羽风前辈一本正经的声线带着点电子音传了过来:“我知道了。

“不过我希望小杏能自己告诉我。”

杏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位学长摆出一脸严肃的样子,却从句末带笑的尾音里看见了对方狐狸一般的笑容。

所以她也笑着用一本正经的声线回答了:“今天是2月14日啊,前辈。

“我记得您今天应该没有别的日程安排呢。”

“唔……结果是约这家可丽饼店吗?”薰饶有兴趣地端详,“店面倒是也没什么变化,挺怀念的。”

这时随风飘过来熟悉的香味,裹挟在可丽饼的黄油味里面变得格外柔和。随后就是女孩子奔跑的脚步声。

“对不起前辈,稍微迟了一点……”

穿着毛领冬季外套,毫不顾忌地肆意散发着魅力的当红偶像羽风薰,转身过来笑眯眯地向她挥手:“约会迟到是女孩子的专利哦,未来经纪人小姐♪”

杏微微喘着气直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拉了拉粉色的裙角。精致的裙装搭配小披肩,一看就知道细心打理过的茜红色长发柔顺地搭在肩膀上。那双水蓝的杏圆眼瞳依旧干净到清澈见底,凑的足够近的话就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倒影。杏走近了薰,对着他笑了。长睫毛忽闪忽闪地,就把这个帅气迷人的学长的每一个神态动作全部都收进心里,好好地保存起来。

羽风薰答应过杏,等他真的能够站稳脚跟了就会来接她。于是杏就真的等到了毕业,等到那个初出茅庐不久的新星在毕业式结束后站在礼堂门口看着她,笑容里充满着看起来闪闪发光的成分朝她张开了双臂。

杏那时候终于有了实感。心脏扑通扑通地,随着她奔向他的脚步不断加快,加快;在他们拥抱在一起之后,便攀上了云端,飘飘忽忽地,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又像是被云朵软软地包裹着慢慢下坠。杏的额头抵着薰的胸口,她听见了前辈的心声。不需要多余的言语,只需要听心跳动的节奏和力度就足够她明白了。

“我真的好想见你。”她喃喃地说出了真心话,随后又羞红了脸颊撇开眼神笑了起来。

“我也是哦。真的真的,很想念♪”薰也笑了起来,伸出手揽住女朋友的肩膀,“我们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看着面前的单子,薰少有地犹豫了起来。身边的转校生则是很爽快地点完单,正探究地看着他。

“……草莓奶油,谢谢。”纠结了半天,薰还是点了最常吃的口味。

“小哥,现在草莓不在季节,会有点酸哟。”甜点师傅很用心地提醒。

薰摊了摊手,表示不介意这个。

两人坐定在位置上后——“转校生要吃芭菲吗?这家的甜点都很不错哟,都可以试一下。”

杏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薰:“学长经常来这里翘课吗?”

“我说啊,别用那么好学生的表情说我翘课好吗~就当一次约会出来玩嘛。”薰抱着手臂靠着靠背,“话说回来真少见转校生上课期间在外面乱逛呀,是终于明白享受青春的——”

杏打断了他:“我只是感冒回家了一趟……”

薰耸耸肩:“行呗……”

沉默持续了一小段时间,直到两个口感绵软的甜点送到了两人手上为止。

薰还记得以转校生身份刚和他有接触的杏,是那样安静认真又对自己有着谜一样的防备。学校里终于出现的唯一一个女孩子,薰觉得她的出现就像是一阵清风吹淡了让他厌恶的男人味,赚足了他和很多人的注目。但谈及当时自己有多喜欢杏,薰不愿承认可是那份轻佻无所谓的态度在当时是真的,甚至还延续了挺久。

可杏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薰能够想起当时杏低头吃可丽饼的模样。小心翼翼地扯开碍事的包装,一口咬下去尝到鲜奶油的瞬间惊喜的神情,然后就安静地一口一口吃,安静地咀嚼,脸颊也被塞地稍微鼓起来。

她吃的很快也很干净。薰问她味道如何,她还是很认真的样子回答非常好吃,多谢款待了。这份可丽饼的钱还是薰努力坚持付掉的。薰总是觉得他总能明白一段关系中自己适合处在付出热情的位置上还是被付出热情的位置上,但面对转校生的时候,似乎都不通用;是不用刻意付出热情,而是要交付出别的什么去和她交流。

细细揣摩了一会儿后,薰恍然大悟了,自己需要交付出去的是他本人,是真心。只有这个才可以。

“羽风学长,回去课程吧?”转校生紧张地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他。

被阴霾笼罩了一整天的心情很容易地就放晴了。他笑着点点头,跟在转校生后面迈着步子离开了甜品店。

“巧克力曲奇奶油和……草莓巧克力酱奶油谢谢。”

“今年草莓季来得好早呢。”薰咕哝着翻看菜单,里面有好几页充斥着以草莓为主的各式甜品。

杏稍微凑近了一点看菜单:“前辈还真是意外的很关注甜品啊。”

薰合上菜单把它放在一边:“毕竟甜品受女孩子欢迎啊~”

“……”杏默默地看着他。

“……好啦,因为我也很喜欢。”薰自暴自弃地。

店门口下方挂着的风铃又响了起来。一对恋人和三个女子高中生走了进来。看见女子高中生身上熟悉又有点不一样的校服,杏认出了那是梦之咲普通科的学生。

有个女孩子很快地注意到了薰,很激动地扯扯同伴朝着薰指指点点。

薰很大方的朝她们挥手打招呼,然后把手指放在嘴边做出噤声的手势并飞了一个wink过去。

听见那边被努力压抑的欢腾,杏只有无奈地微笑了。

幸好梦之咲学院的孩子们还算有常识,并没有声张,只是战战兢兢过来要了签名,并拜倒在薰悄声细语的粉丝杀必死之下。几个女生恍恍惚惚地走了,连甜点都没有点,而薰笑得就像恶作剧得逞的小恶魔,狐狸尾巴都快露出来了。

之后两人一边慢慢吃着甜点一边谈论以前学院里的那些精彩的往事。情人节的巧克力制作,和白色情人节,三年生毕业前夕牵动全校学生内心的返礼祭。而在杏毕业已经快一年,当年杏熟悉的一年生们也快要毕业离开的现在,朔间零和羽风薰已经足够成熟,足够在不久的将来和正在奋力追赶的阿多尼斯以及大神晃牙会师了。

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前进。

“现在的话我能说出来了。”杏嘴角噙着笑,眼睛闪闪发亮,“我果然还是最喜欢UNDEAD这个队伍了,所以很期待你们能够重新聚首……我也快要成熟了,作为制作人和经纪人。到时候就再一次,请多指教。”

夜幕安静地降临在窗外的大街小巷。今天是2月14日,距离冬至日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春天将会随着逐渐缩短的夜晚漫步而来,为人间带来越来越蓬勃的活力。
就像预示着未来会越来越好那样。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