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七人目自家子极限一小时:既视感

幸福究竟是什么呢?

走在通往学校的必经之道上,你低着头看着脚尖,开始了惯例的晨间思考人生活动。

说到底其实只是还没有睡醒。清醒的你没有这个余裕思考这种像是老太太会想的问题。

时不时就有素不相识的学生从你身旁穿过,他们理所当然地没有注意到你,你也没有注意他们。冬日的朝阳看起来暖暖的,冰冷的寒风却剥夺了这份难得的温暖。一阵风吹过,把你冻得一激灵。你停下脚步把围巾围得更紧,然后把大半张脸埋进去,深深地吸气,吐气……

“好冷。”你咕哝了一声,下一秒却有一只大冬天不戴手套的手拍上了你的肩膀。

“哟!早上好!”梳着蓬松马尾的学姐忽然出现。深冬时节也只加了一件大衣和一条短围巾的女孩子并不多见,和全身上下全副武装戴着手套也把手塞在兜兜里的你比起来,她有些奇怪。

“早上好,光学姐。”你愣了愣便把脸露出来一些微着笑回答。称呼名字不是你的一贯作风,但喊大神前辈的话,会混淆。

“不是说了叫我光就可以了嘛。”学姐无奈地笑了,“今天下午来我家开圣诞party吧,放学校门口便利店集合哟。”

“……诶什么??”

“帮我转告子叶还有凯米酱哦~不见不散!”

说完,学姐就像一阵风一样转眼不见了踪影。

你呆立在原地,回过神来时忽然发现,天空开始静静地飘雪。

白色圣诞节呢。

下午带着好友和自家表妹的你到达了便利店,迫不及待地窝到关东煮的锅子边买了关东煮充饥取暖。过了不久,打闹着的光学姐和树下前辈、大神学长还有音峰君都到了场。几个人买好零食饮料就往大神兄妹借在学校边的大公寓房前进。你专注地看着这群关系好过头的替身使者同伴们嬉笑打闹,被子叶乘机抢走一个肉丸。

你忽然觉得这场景像是一场梦。无论是漫天飞舞的雪花也好,能成为这群性格各异的联盟中的一员也好,能在寒冬里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温暖也好……

你发现你在什么时候,好像见过这样的场景。

我一定是曾经这样祈祷过,这样梦想过吧。

我……一定在某个死寂的冬夜偷偷地做了这样的梦,类似却完全不一样的梦。

梦里我独自走向另一个方向,一成不变的、平静而稍显寂寞的日常持续了下去,没有得到改变。

你明白幸福的感觉了。那是暖暖的一种归属感,让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相信,你不是孤单一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