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八百年前fo的可以考虑取关我,谨慎关注我。只是个脑洞笔记本,逐渐变成个人博。什么都有。

【白黑】Miss.

※先祝 @烦 生日快乐啦——
※迟到了很对不起!!!!!……
※一个意外
※甜蜜的意外♡(噫)



Etihw笑嘻嘻地拿出那块石板时,Kcalb感觉自己的左眼皮抽动了一下。

“那是?”以防万一,他少有地抢先开口了。

Etihw眨眨眼睛,方形的石板仿佛没有重量似的在她手中浮起,上方悬浮着与石板不同色的菱形石块。她一抬手,另一块异色的石板和石块的组合出现在Kcalb的面前。Kcalb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下,没料到Etihw突然解除了浮空,出其不意压得堂堂恶魔之王一个踉跄。

“……”

果然,这家伙笑成这样的时候准没好事。

Kcalb皱着眉头叹气,自力让那块黑色的石板浮起。

“这是传送的石板哟。”Etihw自顾自解释道,“毕竟像Froze她们那样的小姑娘还不具备自己传送的能力呢。我姑且是个创世神嘛,就做了这样的小道具帮帮她们啦。”

她这样说着的时候面上还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还夹杂了些对自己造物的自豪。她托着自己那块白色的石板退去10米开外,远远地站在——或者说飘在那里。飘着运动的神隔空托着同样悬空浮着的石板,组成一副奇妙的图景。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心的嘛。”

“说什么呢,我可一直是很贴心的哦?”Etihw的不满只持续了一秒钟,下一秒便兴致勃勃地把石板捧到自己面前,“我和你讲这个怎么用哦——”

Kcalb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好整以暇地把重心从右脚换到左脚,却没料到事件的下一步发展正好抓住了他走神的那一瞬。

Etihw的身影在她说完“把力量传进石头里”之后,和石板一起消失了。

Kcalb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惊愕,手中的黑色石板突然被一股力量弹飞出去,随后黑与白混杂着灰色色块在他怀中迅速汇聚成他所熟悉的模样,重重地砸进他怀里。

“好痛!”

Etihw揉着脑袋顶撑起身来刚打算发几句牢骚,发现恶魔之王此刻正被她扑在身下,默默用手捂着下巴。

“……”

“……”

“起开。”

Kcalb用前所未有的冷酷眼神注视胸口上方的那张脸,却不想那人变本加厉地趴在他胸口耍起赖:“我不。”

“我让你起来。”

“就不~”

Kcalb把头偏向一边去,不想理睬她。Etihw静静趴在他胸口,偷偷瞄他侧过头时露出的颈线和耳朵尖。

本是正常的颜色,却在她凑近时开始慢慢变红。这样过分诚实的可爱反应让Etihw噗地笑出来,一不做二不休地把脸埋进他颈窝。
“我才不起来。”她悄声说,“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一定是要把握住的啊。”

“所以,一开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Yosafire问。

“嗯——”

“应该是制作时法术的设置出了问题?”Froze用手指托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总之,现在是没问题了啦。经过改良之后,目前的版本通过直接触碰就可以传送了哦,你们要去随便哪里都方便很多。”Etihw笑着说。

“好耶!”Yosafire跳起来抱住了Froze,“那我们赶紧出发去安放石板吧Froze酱!Etihw酱,今后也要像Froze酱和我一样,和大叔继续Love Love的每一天哦♡”

Etihw只点点头,挥着手目送吵吵闹闹的灰色村四人组之二离开。

Kcalb坐在窗边的悬浮凳上拿起咖啡杯,轻轻咳嗽了两声。

“没事吧?”

忽然想起的话音带着熟悉的笑意。Kcalb握着杯把的手一抖,差点把里头深色的液体晃出来。

“哇,真危险。”Etihw慢悠悠飘到桌边,伸出双手稳住差点倒翻的杯子,“我还在想你刚才怎么不出声,原来是坐在这儿专心发呆啊。”

Kcalb顿了好一会儿,直到Etihw坐上他对面的那个悬浮凳才接话说:“发呆还能有专心不专心么。”

“当然啦。”Etihw哼哼笑了两声,“比如有的人,看起来在专心发呆,其实是在害羞……”

“我只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哎呀,那可真奇怪了,我有说是你吗?”

“……”

Etihw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细细尝了一口那独特的苦涩香味。

“说真的,我还挺希望你听到的呢。

“关于我的真心。”

关于最初那块石头事实上是制作许愿石的失败品。
关于它阴差阳错下展现出的我的愿望。
关于我的愿望永远的去向。
关于那去向永远是你。
……

“虽然是失误,但我想,应该是由‘想去你身边’而生的愿望才启动了错误的设定哦。”

Etihw微笑着闭上眼睛,阳光透过十字的窗框在她脸上投下柔和的光影。

“毕竟之前在我一时大意被控制行动的前提下,发生了那种事……”她的表情稍微严肃了起来,“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Kcalb和她对视了一瞬,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视线,又轻轻咳嗽了一声。

“你的一时大意,少来几次吧。”他说。

“好,毕竟牵扯很多。”

“最好再也不要来。”

“一定。”

Kcalb沉默了,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道:“我是说……落入险境的事。你是这个世界的神,自然是众矢之的,所以……”

Etihw眨眨眼,片刻后嘴角翘起Kcalb感到不安的弧度。

“原来你是在担心我啊~”Etihw开心得面颊都泛起红晕,又用袖子遮去下半张脸,“安心啦,我可是神诶,是要保护这个世界的存在,还要守护你,责任重大啊。以后一定不会这么容易被针对了,我保证。”

知道她的保证向来不靠谱,Kcalb只点一点头,伸手去拿杯子,却发现杯中的饮料早就被喝完,只剩一些在杯底,散发出和咖啡截然不同的香甜气味。

他盯着杯底看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话说回来,谁要你保护了?我姑且是魔王,还夺取了那家伙的力量……”

“那你之前还是被打得很惨啊。”

“……”

“不管怎样我还是会心疼的呀,况且……”Etihw从凳子边慢慢飘到Kcalb身边,看他警备的样子很是愉快,“你让我怎样不挂心呢,到了被人叫大叔的年纪还在偷偷喝热可可以为不会被我发现的Kcalb君?”

“!”

“噗,被我说中啦?”

“我……那不是!”

“说谎可不好哟,不可以做坏孩子。”

白色的神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被喝空的杯子,伸手抚上黑色恶魔微微泛红的苍白面颊。

“让我来尝尝看,你有没有说谎吧。”


【END】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