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没什么意义的段子(。)

※还是老段子存档
※花线end的花京院睡梦中窥见多世界线的故事……大概()
※配合起来也许比较能懂??大概??(没人懂谢谢)


花京院意识到自己正在下坠。

他躺在地上,背后坚硬的柏油路面开始变得油腻柔软,而他眼里的天空、看起来有点眼熟的异国建筑、和他一样躺倒的五人、那个熟悉的背影,都被拉长,被扭曲,像调色盘上的颜料一样被搅拌成含糊的一团。

他拿起沾满颜料的笔,在画布上涂抹出绝望的形状。

天边已然被染上了黄昏的颜色,不久黑夜的侵入就会吞噬掉最后的光芒。每天都在杀死和被杀的循环中翻滚,就算神秘又神圣如日月,不也是身处轮回之中。

花京院转回视线,画面上喷涌而出的什么几乎要让他窒息,所以他用手遮住了眼睛。

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徒劳地呼啸。

“对不起,花京院。对不起。我无法坚持下去了,我只能选择……

“天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一定要我选!难道就没有能一起好好回家的选项了吗!?我不想……

“太残酷了……这太过分了……”

熟悉的声音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对他耳语,对他嘶喊,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沉重的情绪。而这时他又想起了她曾经轻快的声线,说的那些俏皮的玩笑话,笑起来时上扬的尾音,还有平时相处时慢悠悠的、安稳又温和的话音。

思绪缠绕着,让花京院的心底泛出了阵阵酸涩。他忽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飘飘忽忽地站在她面前。她看起来和自己印象里很不一样,穿着他没见过的黑白水手服,披着一件羊毛开衫,脸上手上腿上都贴着胶布。她垂着头,疲惫又沉默,深棕的发丝遮住了表情,似乎也失去了原本温暖的色泽。只有那个金色的、样式朴素却很是好看的发卡是花京院所熟悉的。

她在他的注视下默默蹲下身,放下了手里捧着的白色花儿。

花京院的视线跟着向下,才忽然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我死了啊。”他嗫嚅道。

从她的眼里下起的倾盆大雨,一滴一滴都像是重锤一样落在他身上,有的炙热,有的冰冷,敲碎他融化他却又温柔地包裹他。在陷入地底之前,他终于看到了她掩面而泣的模样。

“别哭了。”他徒劳地劝,话语出口却没有力量,传达不到她耳中。

他开始担心了,为他所触碰到的冰冷又炙热的温度。冰凉的那一半冷得像是死去了,炙热的那一半还在混乱不堪地向他表达着没来得及亲口诉说的爱意和悔恨,哭喊着痛苦和绝望。

而下坠却由不得他停留哪怕一秒钟。当他的眼球也终于被土壤遮盖,那个人的身影彻底地消失了。越来越多的嘈杂声响又开始缠绕上来,这次还伴随无数画面,争先恐后地向他展现着更多他没想象过的可能性。那里面的她有的哭有的笑,有的神情漠然做了来自地狱的审判者,转身走开的动作却又透出了些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看出来了,无论哪个都是她。她变得不多,就算表现得多么决绝冷酷,也只是又披上了一个比之前更坚实的假面。也永远有一个人会去尝试敲破它,缝隙里会泄露出一些他所熟悉的东西。

他也看见了,她把自己杀死了。她把自己推下了深渊,一道大大的裂口,连带着其他的很多、很多,一齐被黑色吞没,于是她的世界又回归一片纯白。但事实上啊,还有些什么在深渊底部发着光呐。那光芒穿过黑暗,在花京院和它对上视线后,稳定地向他传递着温暖。

这时,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花京院心里一慌。

他眼前一黑,徒劳地伸开手脚胡乱摸索着。这次的失重感分外真实,让他陷入恐慌。他忍不住叫喊出声,汗毛直立,前额沁出冷汗的感觉都很是明显。在持续不清楚多久的坠落之后他终于再次感到自己的后背挨上了地面。

花京院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喘着气平复心跳和恐慌感。周围一片寂静,这寂静也是格外真实的,让花京院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还在做梦了。

他尝试着睁开眼,入眼就是一片纯白,就像他刚才看到过的那样。花京院扶着飘飘忽忽的脑袋坐起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

“纯白……”

如果用空白来形容好像不够贴切,尽管这里看起来是无边无际的一片虚无,每一寸白色也都肆无忌惮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给人的感觉就像有什么潜伏着。

花京院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睁开眼却还是没看见闪着绿色荧光的伙伴。借此他根据经验断定自己还在睡梦中,于是非常小心地迈出步伐。大脑还是飘飘忽忽地,脚步也不够稳当,但他慢慢想起来了,自己睡着前,身边是躺着人的。

她是他的爱人,很显然他们从来没经历过他刚才看到的那些残酷的命运。面对困难,做出抉择,与命运抗争……过程有多激动人心、跌宕起伏,结局就有多令人难以接受。人生定是不存在Happy End的,她对他说,就像她笔下流淌出的那些故事一样,有缺陷才会给人真实的体验。

如果说,梦是另一个平行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话。

花京院脚步猛地一顿。

“谁?!”

他转过身摆好了备战的姿势,却在看到来人的瞬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重音?”

蓬松卷翘的暖棕色长发,驼色风衣,spw财团发放的徽章,还有那个样式朴素、相对老旧好多的金色发卡。那就是她,肯定是,不是她还能是谁,就是花京院知道的影山重音现在的样子,睡前他才刚刚目睹她睡得毫无防备的模样,连那个席地而坐翻阅着书籍的样子也是那么的熟悉自然。她抬起头,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眨了眨,饱含着温暖的笑意微眯起。

(……没有后续了!)(逃走)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