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属于影山重音的夜明前

※很久以前的1小时挑战(。)
※乱七八糟,我流设定,甚至在犹豫要不要打7th的tag
※以后还是写点务实的吧😂

每个黎明前,你是否都在祈祷?你是否,能可对明天抱有希望?
你有改变未来的渴望,你对自己有期望,所以你祈祷能够看见梦中的未来。
但后来你明知你的能力不一定达得到期望,所以你拼命地祈祷,更用力的祈祷……带着泪和一额冷汗在每个黎明前骤然清醒,哆嗦着坐起身抱紧了膝盖,一边祈祷着一边调整错乱的气息。
夜依旧很静,耳边只有你自己颤抖的呼吸声。
独自一人的旅馆房间,狭小却让人安心,但你依旧不安着。你拉起毯子把自己包裹起来,努力想要冷静,眼泪却自顾自失控地流。
到底梦见了什么,合不合乎逻辑,已经无暇去判断。噩梦惊醒,让人难以接受的画面已然远去,只剩下莫名其妙的恐慌动摇着你的心,一时竟连奇迹的形状都看不清了。
晨光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来临。
你收拾好仪容和少数的行李,望着镜中的自己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迈着轻巧的步伐走出门。走廊上见到他的时候,再微笑着道一声早安,他便会礼貌地回一声早安,并关心你晚上睡得好不好、一人睡一房会不会不安。
是啊,这才是真实的他。
你感到安心,把夜晚的梦抛之脑后。

反正,只是噩梦罢了。

一觉醒来,恍若隔世。
周公梦蝶,最后竟是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如果要选的话,随梦而飞做一只蝴蝶,扑闪着一对薄翼追逐阳光,在阳光下的花海中起舞,难道不能说是一种好事吗?
如果忘却伤痛,不记得你会不在的事实,那是不是就能够选择永远活在你在的未来里了?
可惜啊,在你离开之后,我构建的和你一起的未来,都失去了。它太虚无缥缈,是我想象力所不能及的,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

「再孕育一个可能性吧。」

我的手缓慢地伸向了那本笔记。

影山重音坐起身来,擦了擦眼角。
湿乎乎的。
她正感冒留在家休息。这个时候母亲应该在玄关准备出门,果然不久后便听见大门关起的声音。
时钟走动的声音震耳欲聋。
重音晃了晃脑袋,感觉昏昏沉沉的。她坐床边,一时不知该做什么。
说到底,会这么早醒来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思考了一阵,打算先把药找出来。而当手摸向床头柜把手的同时,眼光却先落到了那本黑皮笔记上。
“这是……”

“一个新的开始。”
她顿了顿,又摇了摇头否定了:“不是新的,只是……重新开始而已。”
她重新坐正了,把手上的巨大书册竖了起来。巨大的硬壳封面像一面盾牌一样挡在身前。
神坐在她面前端着一杯茶。
“这一块已经要出盒子范围了啊。”神的语气无奈,又有些愉快,“真能搞事。
“看情况的话,是会通到别的盒子呢,还是……”
“唉……这边太乱了,得赶在她消失之前找到她……”
身穿驼色风衣的女子面露焦急之神色。
“是啊……”
神漫不经心地笑了起来,将茶杯端至嘴边。
两人周围空无一物,只是一片纯白。话至半途,纯白中却适时开出许多方形的孔洞。
“先观测吧。”

这是要前往DIO公馆前最后的一个黎明。
“你是说……这样就可以保全……”
影山重音垂下眼,一言不发。
这里是不是不应该选择软弱。
“如果是要牺牲别人的话,还是只要我一人就……”
但是。
“做这样的选择,本身就是软弱。”
如果能足够强,电车难题根本就不会存在。就算只能救下一人,只要能争取到按下开关并救走一人的机会,所有人都会幸福。
是我不该活在美好的梦想中吗?
和最喜欢的人们在一起,笑着迎接每一个黎明,多么单纯又奢侈的期望,却不值得任何人无故为此牺牲。
所以每一次,影山重音都会放弃这个机会,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然后,再一次次去面对第二个黎明之前。

如果,我能可从注定悲剧的未来中保住你的话。
希望是由我一人的双手。
我也许能够真正看到我们一起构建的未来。
在我们一同跨越这迟迟无法跨越的夜晚之后。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