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BOOK.

只是个脑洞笔记本。什么都有。

我们空手而来,也将空手离去。

能够安心依靠的,也不过只有自己罢了。

临终之际,空空的手心抓不住任何一样重要的东西。脑内充斥着的混乱思绪,也再也没有机会提笔梳理了吧。

多可惜啊。这样死了多可惜啊。临死的体悟,虚无缥缈的残留意念,用文字描写的话,究竟会带给人怎样的感受?

我不可能代替他人感受,所以永远不会停止好奇。

人可能就是这样贪恋着什么,自以为是地活着。

不去评判是温柔,不听评判是务实而简单地在这世间生存。

我本以为自己是不屑于活着的。

但某一天,就像忽然一个烟花炸开在脑海,灿烂刺目到令人泪流。

我手扶着窗框泣不成声。

足底触到木质地板的瞬间,我失去了全部的力量。

向死而生。

“我和你说,昨天半夜我做了一个噩梦。”

……

评论